当前位置 :
转角
 更新时间:2022-10-03 00:29:15

转角

转角

萍儿在阳台前摔倒,顿时感觉到,肚子一阵一阵的疼痛,两腿之间,一股热流淌了出来,她的第一感觉就是流产了。她连忙拿出手机,给她的未婚夫张翰拨打电话。

倒霉的事情偏偏让她遇到了,电话因为欠费停机了,她大声呼救,但是,她经过一番挣扎,已经是精疲力尽,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时,她想起了和她未婚夫张翰相处的那些日子,有他在身边,她就有了依靠,花前月下,她们憧憬着未来,可是,在四个月前,张翰出差到了深圳,这时的萍儿是多么盼望张翰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她后悔,她后悔走错了一步,在人生的道路上一个转角,使她导致了今天这一步,她欲哭无泪,欲喊无力,她感到非常的无助,只好躺在床上,等待着。

“母亲呀,你们在哪儿,快来看看女儿吧,不然,我们再也见不到面了。”萍儿,弥留之际,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但是,亲人的影子,不断的在她眼前晃动。

她在无限的遐想之中,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萍儿的父母接到单位的电话,连忙驱车赶到女儿的住处,看到几名公安人员在那儿勘察着什么……

父母看到自己的女儿,静静的躺在那儿,身上已经盖上了一块雪白的床单,他们一下子扑在床前,哭喊着:“我的女儿,你怎么啦,你怎么不告诉我们,昨天你还给我们打电话,说说笑笑,今天怎么就突然走了呢,我的女儿呀,这叫我们做父母的怎么活呀。”哭声撕心裂肺,在场的人都为之动容。

“大叔大妈,你们节哀顺变,保重身体要紧。”一位警察过来安慰这两位老人。

“警察同志,这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遭人暗害,如果不是,不会这么无缘无故的这么快,说走就走了。”萍儿的父亲问道。

“就当前勘探的情况来看,还不能确定他杀,我们还要作进一步的尸检,才能确定。”那位警察对萍儿的父母说。

“你们可一定为我的女儿做主呀,她死的不明不白。”母亲哭着说。

“老人家,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那位警察说。

萍儿的尸体抬上了警车,临走,警察安慰两位老人:“老人家,千万不要伤心,你耐心等待,很快就会有结果,你女儿的房间,请先不要乱动,我们还要作进一步的勘察。”说完,他上了警车走了。

两天过后,尸检报告有了结果,警察告诉两位老人说:“老人家,你女儿怀孕了,你们知道不知道?”

“怀孕了?不可能,她还没结婚呢!”母亲吃惊的说。

“老人家,要相信科学,千真万确,并且她是宫外孕。”

“怀孕了,宫外孕?”

“对,就是人们说的葡萄胎。”

“那她怎么会死呢?”

“因为宫外孕,引起大出血,又没有及时的到医院去,所以……”

还没等警察说完,母亲哭着说:“一定是张翰这小子,我的女儿怀孕了,他躲到哪里去了?”

“他到外出差去了,我们去问过他的单位,已经给他去了电话,很快就回来,协助我们了解真相。”

张翰接到公安局的电话,很快就从外地回来了,他首先到公安局接收了调查,然后他来到了萍儿的家中,一进门,跪倒在父母跟前,一把鼻子一把泪的说:“这件事都怪我,都是我的错,请你们原谅我!”

萍儿的父亲看到了张翰,气就不打一处来,跑过去照着张翰的脸上就是两巴掌,一边打,一边骂:“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女儿怀孕了,也不告诉我们,你倒好,躲的远远的,要了我女儿的命,我打死你,我打死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张翰没有辩解,跪在那儿一动不动,他知道老人丧女之痛,如果老人打他一顿,可以减轻他们的痛苦,他宁愿让他们打死。

萍儿的父母累了,坐在沙发上抽泣,张翰仍然跪在那儿一言不发。

沉默了好长时间,张翰轻声的对萍儿父母说:“伯父,伯母,你们也知道,我和萍儿相敬如宾,她的离去,全是我的责任,你们打我骂我,我都理解,我也不怪你们,你们膝下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你们年纪也大了,我从小父母双亡,从今后你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我替萍儿在你们跟前行孝,为你们养老送终。”

萍儿母亲听了,一下子站起来,大声说:“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害死了我们的女儿,我们不会认你这样的人做儿子,滚,滚得越远越好,今后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萍儿父亲看了看老伴儿,又看了看张翰,说:“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们命中注定没有孩子,我们看到你,就会想起我们的女儿,你还是走吧。”

张翰站起身,向两位老人深深地一鞠躬,擦了擦眼泪,转过身要走,突然他想起了什么,又回过身来对两位老人说:“伯父伯母,你让我到萍儿的房间里再看上一眼吧,我们相处了这么长时间。”

“不行,我女儿已经走了,你还看什么?”萍儿妈一口拒绝。

“萍儿她妈,你就让孩子看看吧,他们在一块这么长时间,和萍儿是有感情的。”萍儿父亲对萍儿妈说。

萍儿父亲推开门,三个人来到了萍儿的房间里,里面收拾的整整齐齐,有条不紊,在写字台的镜框里,有萍儿和张翰的一张合影,张翰站在合影前,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两位老人说:“伯父伯母,这张合影我能拿走么?”

萍儿母亲没好气的说:“我不想看到你,赶快拿走。”

张翰走上前,把镜框的后面打开,拿出照片,一封信也从里面掉了出来。

张翰连忙拾起来,一看信封,上面是萍儿的笔迹,收信人的名字是自己,他连忙装进口袋里,想等回家再细细的看。

萍儿母亲也看到了,对张翰说:“拿出来,当着我们两个的面,给我们读一读,看看女儿临死说了什么。”

张翰迟疑了一会儿,又从口袋里拿出那封信,打开,轻声的念起来。

“张翰: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封信,这几天,我思前想后,咱们还是分手吧。

我很对不起你,你对我关爱有加,真心实意的爱着我,这些,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我们憧憬未来,感到无比的幸福,都说我们是天生的一对,我们必定会成为人人羡慕的一对夫妻。

可是,就在你出差后不到一个月,一件不幸的事情降临到我的身上,那天,刚下班,厂长的儿子大毛,悄悄的走到我的身边,对我说,他父亲要提拔我当财会科的科长,我当时就想着早回家给你打电话,可是大毛拦着我,非要说庆贺一下不行,并且说是他请客。我不想和厂长的儿子把关系弄僵了,便和他一块去了一家饭店,大毛再三劝酒,我的酒量我知道,喝啤酒一瓶两瓶没问题。没想到,我喝了一杯啤酒,就觉得天旋地转,是大毛开车送我回家。以后的事情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看到自己赤身裸体,身边躺着大毛,他朝着我嘿嘿的冷笑,我真想把他给杀了或者到公安局报案,但是这样一来,会被厂里的人都知道,我今后还怎么做人,我也很害怕失去你。

我怀孕了了,大毛多次催促我到医院流产,我想好了,孩子,我是绝对不会给他留下的,我流产后,就到别的城市去了,你也不要再找我,你心地善良,你一定会找到幸福的。

再见了!张翰。

萍儿。

张翰,忘了,那天晚上我的视频没有关,发生的事情全在电脑里面,你给我的电脑,就送还给你吧,你看到这些,是不会再想我的。

再见了,张翰!”

张翰轻轻的读着,由悲痛转为愤怒:“大毛,你这个狗崽子,我饶不了你,我非杀了你不可,为我的萍儿报仇。”说着,把信装进口袋里,就要往外跑。

“慢着,孩子,不要鲁莽,我们错怪你了,萍儿已经不在了,你这样做,会把你也打进去的。”萍儿的父亲拦住了张翰。

张翰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着两位泪流满面的老人。

“这样吧,这封信你给我们,你也把电脑中的录像给我们拷下来,我们到公安局报案,让法律来处理这个畜生。”萍儿的爸爸说。

张翰听了老人的话,觉得有理,便点了点头,拿出那封信,并把电脑中的证据,放在一个U盘上,递给了老人。

两位老人,接过来,走出了家门。

公安局立案,大毛很快被刑事拘留,等待他的是法律的严惩。

两位老人料理完女儿的后事,离开了萍儿居住的地方,回到了农村老家。

从此,他们每个月都会收到一千元的汇款,署名是你的儿子。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查询网(q821.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q821.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7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