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许弘纲智斗魏忠贤
 更新时间:2022-10-04 23:40:29

许弘纲智斗魏忠贤

许弘纲身为兵部尚书也算是当朝重臣,深得皇上喜爱,可是魏忠贤经常在皇上面前进谗言,想方设法排挤许弘纲。

这一年端午节,许弘纲家乡来人,千里迢迢的带了粽子,许弘纲舍不得吃,把它送给了皇上。这粽子是许弘纲族人把上等糯米用多层过滤的黄豆灰汁浸泡,夹以金华火腿肉片,裹上刚摘来的粽箬,再用粽榈树叶包扎,蒸煮多时才出锅的。粽子四角尖尖,中间圆鼓鼓的,一看就是巧手裹就。剥开粽箬,里面的粽子鲜黄油亮,清香扑鼻,更引得人们谗诞欲滴。皇上吃了连喊好吃,好吃。许弘纲见皇上这么称赞,赶紧上前:“启禀皇上,这粽子是我家乡人带来的,您觉得好吃,明年我多带些粽子敬献皇上。”

“好,好。”皇上边吃边应。

站在一旁的魏忠贤见皇上对许弘纲的粽子这么交口称赞,心生妒意,想捉弄一下,让许弘纲出出丑。于是就上前讨好地对皇上说:“皇上,许尚书的粽子这么好吃,包粽子的竹叶也这么大,那长竹叶的竹子肯定更大,可能一人还合抱不过来,皇上也肯定没见过这么大的竹子,何不叫许尚书陪皇上看看这么大的竹子,开开眼界。”

皇上吃粽子正在兴头上,也不想想这粽箬倒底是不是竹叶,听魏忠贤这么一说,很想见见这么粗大的竹子,马上问许弘纲:“许爱卿,你家乡真有这么大的竹子吗?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识见识?”

许弘纲听了吓了一跳,因为粽箬并不是竹叶,世上根本没有一人合抱不过来的竹子。许弘纲知道又是魏忠贤在想方设法陷害自己,恨恨地盯了魏忠贤一眼,连忙对皇上说:“启禀皇上,小的不敢欺蒙皇上。小的家乡根本没有这么粗的竹子,裹粽子的也不是竹叶而是粽箬,这粽箬虽然跟竹叶相似,但长粽箬的竹杆还没有手指头粗。您别听老魏胡扯。”

魏忠贤却在一旁对皇上煽风点火:“皇上,这么大的竹叶听许尚书说长在手指头粗的竹杆上,您相信吗?分明是欺骗皇上,,免得上他家吃粽子,把他家吃穷了。皇上,我看这么粗的竹子到时候截几节来当浴桶洗浴,肯定别有一番情趣。”然后又洋洋得意地对许弘纲说:“许尚书,舍得吗?”

看着魏忠贤一付踌躇满志的样子,许弘纲真恨不得打一顿消消气,但在皇上面前又不便发作,只好哭丧着脸说:“启禀皇上,小的身上只长着一个脑袋,怎敢欺骗皇上。不信您到我家乡去看看,看看到底是谁欺君妄上。不过到我们家乡要走千里黑风岭,百座独木桥。那千里黑风岭不仅山高水险,狼虫虎豹经常出没,还有绿林盗贼,百座独木桥更是桥窄水深,不小心就得跌下深涧。皇上要去,还得多带人马。”

皇上听许弘纲这么说,心里就有了却意,问魏忠贤:“魏爱卿,你说去不去?”

没等魏忠贤回话,许弘纲就接下去说:“皇上,刚才老魏说我家乡有一人合抱不过的竹子,其实我家乡是绝对没有的,可老魏这么说了,他肯定见过这么粗的竹子,何不叫他带您去开开眼界,长长知识。”

“是呀,魏爱卿,你哪里有见过,告诉朕,免得朕去这么远的地方冒险了。”

魏忠贤本来是想看看许弘纲的笑话,不料这下被许弘纲反将了一军。他哪里见过有这么大的竹子呀,只好诚惶诚恐地说:“皇上,这么大的竹子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既然您不想去许尚书家乡去看竹子,那我再想办法联系其他地方,人家说有,肯定是会有这么大的竹子的。”

魏忠贤是皇上的宠臣,皇上听魏忠贤这么说,也就给他一个台阶,等以后再说,不了了之了。

许弘纲与魏忠贤虽然同为皇上宠臣,但是许弘纲不满魏忠贤的专横跋扈,常常与魏忠贤斗嘴;魏忠贤视许弘纲为眼中钉,经常想除之而后快。苦于许弘纲机敏通达,使之不能得逞。

这一日,许弘纲和魏忠贤陪皇上在御花园饮酒观花,旁边还有宫女随着鼓乐轻歌曼舞。皇上的眼睛随着宫女的阿娜舞姿转动,已陶醉在仙境般的氛围里,自己也感觉飘飘欲仙。魏忠贤也乘着酒兴,跟着点头晃脑、手舞足踏起来。听到鼓乐激昂之处激凛凛心头一震,冒出来一个要整许弘纲于死地的馊主意。许弘纲则坐在一侧浅斟慢饮,对魏忠贤的丑态不屑一顾,可是魏忠贤有意无意地把话题扯到了敲打的鼓乐上:“许尚书,听得出来吗?这咚咚的鼓声有的激越高昂,象千军万马奔腾,有的低沉浑厚如闷雷在天际滚动,有的清脆悦耳似泉水叮咚作声,但是这鼓声因做鼓的皮张不同而发出的声音效果也不同。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各种鼓皮的声音效果?”

坐在一侧慢慢品味的许弘纲不知是计,猛听得魏忠贤发问,就说:“我不懂制鼓技艺,但据我所知,绷鼓的不外乎牛皮或羊皮吧。老魏,你还知道什么就不用卖关子了,说出来大家听听,让我们也见识见识。”

魏忠贤露着诡秘的笑,转头问皇上:“皇上,许尚书想听我介绍各种鼓皮的作用,您想不想听?”

皇上正沉浸在亦真亦幻的意境里,不置可否地应着:“阿…阿…”

魏忠贤见状就故弄虚玄地卖弄了一套什么皮做鼓可以激越高昂,什么皮做鼓可以沉闷浑厚,等等。最后话题一转阴险地对着许弘纲说:“许尚书还没听说吧,最好的鼓皮是用人皮做的,特别像您许尚书这样南方出身的人皮做鼓是最好不过了,这种皮细腻而坚韧,制成的鼓敲起来悦耳动听。许尚书想不想听听人皮鼓的声音?”

魏忠贤话是对许弘纲说,可本意是想激起皇上对人皮鼓的兴趣,果不其然,皇上听到人皮可以作鼓,马上从飘飘欲仙的幻觉中回到了现实:“魏爱卿,这人皮鼓哪里有啊,找一个来朕听听。”

“现成的人皮鼓是不大好找,但现成的南方人就在眼前,绷个人皮鼓还不容易吗?”

不用说这南方人指得就是许弘纲了。许弘纲万万没想到魏忠贤的心这么毒,这不是要自己的命吗?那时候皇帝处置个人比踩死个蚂蚁还容易,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就是这个意思。可是皇上对魏忠贤说现成的人就在眼前一时还不明白:“魏爱卿,这人是谁呀?”

魏忠贤指着许弘纲嘿嘿的干笑着说:“许尚书不是正宗的南方人吗,皇上何必去找呢?再说为皇上效忠而献身也是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心愿么。许尚书,你说是吗?”

许弘纲本来不善饮酒,只是陪着皇上慢慢品味,可时间长了脸上也已是微微发红沁出了细汗,再听到魏忠贤阴险地要皇上扒自己的皮做鼓,早已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寻思如何才能扭转局面,转危为安。

许弘纲正苦苦思索,又听皇上发话了:“许爱卿,怎么样?”

许弘纲听皇上问自己,情急之下已是成竹在胸。赶紧整整朝服必恭必敬地说:“启禀皇上,正像老魏说的,为皇上效忠而献身是臣子的荣幸,可是您看,我这皮已满身起绉,汗水直往外冒,不用说是漏气了。您知道,绷鼓的皮是不能漏一点气的。”说着用手一指魏忠贤:“皇上您看老魏细皮嫩肉的连胡子也没一根,浑身还涨的肉鼓鼓的,表明他的皮是绷鼓的上等皮,用老魏的皮做鼓是最好不过了。”

魏忠贤费尽心思才把话题和矛头指向许弘纲,不料被许弘纲的一句话就又把矛头对向了自己,忙气急败坏地说:“皇上别听他胡说,自古以来南方人长得比北方人细嫩,这是谁也不能推翻的事实。许尚书生来就是作鼓的料,不信皇上可以当场试试。”

二人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争得不可开交,皇上也没办法。总不能把二位当朝重臣都扒了皮做鼓吧。只得做个和事佬,:“够了够了,你们再这样吵下去太扫兴了,就当老魏没提起这事,来,陪朕再饮几杯,免得误了大好时光。”

许弘纲和魏忠贤虽然还是一付怒气冲冲的样子,谁也不服谁,但也只得作罢。许弘纲却暗自庆幸自己又躲过了一劫。

注:许弘纲 (1554-1638) 字张之,号少薇。浙江东阳洪塘紫薇山人。官至南京兵部尚书。生平机敏通达,尊崇父老,在朝不激不随,善于谏诤,力荐贤才,廉洁淡泊。后因太监魏忠贤当权,与之不合,请退回乡。崇祯六年(1633),弘纲八十大寿,帝遣使慰问。卒赠太子少保。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查询网(q821.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q821.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7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