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恐怖控心术
 更新时间:2022-10-03 00:12:35

1.异常

恐怖控心术

我叫周月,大学毕生后遇到现在的男友杜然。杜然在一家外企工作,收入不菲。在他的要求下,我没有出去找工作,而是留在家里专门照顾他,做起了一名“全职女友”。

我们没有结婚,原因是我的家人不同意我们在一起。现在的我,已经不愿再去回想那段不愉快的经历。我决然地搬来和杜然住在了一起,几乎已经忘记了家人的模样。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爱这个男人,我不喜欢出门,不喜欢逛街,不喜欢交友,每天要做的事,就是呆在家里等他。

而他也深爱着我,他会亲手做饭给我吃,菜是他每天下班顺道买回来的。有时,他还会给我送首饰、化妆品和新衣服之类的东西。

我曾经以为,我会这样被他宠着幸福地过一辈子。可是最近,我发现杜然变得有些异常。他回家比以前要晚r,行踪显得有些神秘,似乎有什么事瞒着我,对我的态度也有些敷衍,今晚又是这样。我决定问问他。

“杜然,你最近怎么了?每天都晚回一个多小时。”

他定定地看着我,好一会儿,终于说:“周月,我发现最近有人在跟踪我,好像是……你哥哥。”

我一下子紧张起来:“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不知道,我没和他正面接触,怕露出破绽,于是故意在路上跟他兜圈子,想办法甩开他!他应该……没发现咱们的住处。”

尽管如此,我的心头仍然掠过一丝不安。我隐隐觉得,我平静的生活可能会因此而改变。

夜深了,杜然已经睡去,可我睡意全无。我摸索着,从枕头底下又拿出那张照片,怀着一种异样的心情看着。照片里,一个妙龄女子满身血污靠在浴缸中,她歪着脑袋,披散着头发,两眼呆滞地望着镜头,那样子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那个人是我。半年来,这张照片一直在提醒我一件事——我已经是个死人了。

2.死亡

半年前,在我住进杜然的房子后,为了让家人彻底断绝找我的想法,我和杜然导演了一场假死的戏。我伪装在浴缸割腕自杀,并通过手机拍下照片,和事先拍好的遗书的照片,一同发布到网络上。

当然,这都是杜然的主意。我的父母远在千里之外,但我哥周宏恰巧在益阳一家制药厂工作,因此,照顾比他小五岁的妹妹,成了他的责任。

他时不时来学校看我。他很不喜欢杜然,所以,我大学一毕业,他就把我接到了他所住的吉祥小区。我知道,他是不放心我,想把我看管起来。

“你不见了,你哥第一个怀疑的人,肯定是我。”来到杜然家的第一天,他搂着因为紧张而瑟瑟发抖的我说,“周月,我要我们永远在一起。”

然后,我们有了上面那个主意。

后面的事出乎意料的顺利。我哥很快报了警,我在电视卜看到了自己失踪并“自杀身亡”的消息。我哥、警察以及我的朋友在找我一段时间毫无结果后,逐渐放弃了行动。我的生活归于平静。

那段时间,我一次也不敢出门,以至于后来越来越不愿意出门。

因为,在大家心目中,我已是个“死人”。我像是进入了一个死胡同,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着,再也走不出来了。

“周月,有时想想挺对不住你的,这样的身份对你不公平。我会想个办法,让你重获新生。”几天前,杜然对我说。

夜很静,淡淡的月光透过窗棂洒进来。我收回思绪,把照片放回原处,披衣轻轻下了地,走向那扇窗,打算透透气。

这扇窗平时很少打开,我推了几下才打开。借着月光,我突然看到一个人影在外而徘徊。我一下想起了杜然的话,正要关窗,那个人已经冲了过来!

那是一个陌生的女子,她的脸清秀中透着憔悴,被披散的头发半遮着,显得楚楚可怜。但她的眼神有些怪异,偏执里透着疯狂。

“……不要,不要扔下我!你说过不会扔下我的,对不对……”她冲我大叫着,同时伸长枯竹似的手,在空中不停地抓挠。

我吓得尖叫一声,同时向后倒退。杜然被惊醒了,他跳下床,冲了上来,一把关上了窗户。

“她怎么了?看样子像个疯子啊!”我惊惶地说。

“嗯。我听人说起过这个女人,据说是被老公甩了,后来变疯的……”杜然一脸复杂的表情,“周月,或许,我们该搬家了。”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妈妈的信
查询网(q821.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q821.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7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