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眼泪不惜,繁星不再
 更新时间:2022-10-04 23:46:28

求求你们,不要走,想想我奶奶,想想这个村子吧。祝子泪眼婆娑,两颗悬着的眼泪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掉落,一瞬间凝结成两粒清澈透亮的小水晶。

眼泪不惜,繁星不再

柔软无力的秋阳下,已萧瑟的村庄显得更加荒凉,本该大簇大簇开花的满天星近年来也慢慢的屈从于大自然的调配。眼前的村庄大不如以前,满山的衰草,满道的秃木,只有零星的几束满天星。在祝子小时候,村庄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多彩的,热闹的,哪怕是在冬季,万物凋零的时节,仍然有满地的满天星在白雪中熠熠生辉,点缀出七彩斑斓的颜色。虽然在祝子小时候,她就已经经常听奶奶和自己讲述,村子大不如从前了,连部分满天星在冬天的时候都与其他草木一样衰退变黄了,可她对自己童年的村子已是无比满意。

眼前,衰败萧瑟的院落里,祝子正苦苦哀求欲离开村子的人。

这不是我们的选择,这是历史的选择,祝子,你求我们也没用啊,我们也是逼不得已啊。村子已经变成了这样,这让人怎么活下去。至于你的奶奶,这是她前世所受的诅咒,与我们无关。开口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看着祝子掉落的眼泪瞬间化成两粒小冰晶,神色闪过一丝哀痛,但很快,眼神又被坚定取代。

村子是要靠每个人守护才会好起来,你们走了,只会越来越糟啊。祝子仍不放弃,试图唤起眼前男子的悔改之心。

围在院落里的人议论纷纷,有的出于好心把祝子扶起来,劝道:祝子,回家去吧,这种忘恩忘义,出卖自己眼泪的人没有什么好求,他们尽尝到甜头就要丢掉自己的本真,这种人还有什么同理心可言,你与他们讲这些,他们的良心也不为所动的。

中年男子听着人们的窃窃私语,紧抿着双唇,带着一家子穿过人群,穿过荒凉的村道,走了。

人们看着当事人已走,留下亦没什么意思,纷纷散去,结局如此,令人唏嘘。走的人虽令人痛恨,但留下的人心中蒙上的却是丝丝惶恐。

祝子回到自家院落,看到奶奶正坐在屋门前看着自己,眼泪又止不住簌簌掉落。奶奶,我没有拦住他们,我对不起你。

老人捡起祝子掉落的眼泪,捧在手心,和蔼道:傻孩子,这不怪你,他们去意已决,也不是你能改变的,不要哭了,记得奶奶小时候跟你说的吗?要珍惜自己的眼泪,每一个人的眼泪啊,都是天上的一颗星,你每掉下一颗泪,天上就要滑落一颗星。如果你不珍惜,以后就没有满天的繁星可以看了。你不是最喜欢星空吗?

可是......可是他们都走了,奶奶也会离开我的。祝子依然哽咽,却停下了哭泣。

傻孩子,只要你不离开奶奶,奶奶就有存在的意义,奶奶就不会离开你。

我不会离开奶奶的,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祝子听此,开心了起来,一把抱住眼前白发苍苍的老人。

辽阔的天宇下,清澈见底的小溪弯弯曲曲的绕过村庄流向远方,溪边几落屋舍掩映在树丛中。

我也不知道啊。祝子躺在树干上,一脚搭着一脚,满嘴食物含糊地的答着诗亦的话,怀中抱着的都是她和诗亦刚摘的水果。

这你也不知道,看来应该是没有办法可解。不过也是,你奶奶如果知道方法,应该会自己解开这个诅咒。诗亦拿过一个水果,咬一口,望着湛蓝高远的天。

祝子听着她的话,陷入了沉思,或许她应该问问奶奶有没有方法,是的,奶奶没有责任去承担别人带来的后果。

诗亦,你觉得我奶奶因为大家的行为而受影响是应当的吗?祝子盯着手中咬了一口的水果,心中万般愁绪,悠悠问道。

当然不是啊。没有什么人做什么事是理所当然的,现在村里的很多人忘记先祖,忘记故乡,甚至为了能到外面生活而卖掉人类最初始的感情,从他们呱呱坠地的那一刻,是眼泪,是哭声昭告了他们的到来,如今他们却为了金钱,名利把眼泪卖掉。祝子,你记住,是村民变了,不是你们受到诅咒,不是你们活该。同样躺着的诗亦转头静静地看着祝子说道,她知道珠子很伤心,可是却无法帮到她,如今可以做的,唯有坚守在村子里,不离她们而去。

或许你是对的,是村民变了。或许,诅咒最初的存在并不是为了诅咒,它只是对人们的一个规定,但当这个规定屡屡被打破,纷至沓来的恶果便成了诅咒。而把它当做诅咒,村民们就可以把自己的所作所为所带来的后果完全推到我们身上,使自己免受内心的谴责。祝子仍定定的盯着手中的水果。

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阻止他们的离开,他们的决定。既然我们无法改变别人,那就独善其身吧。

两人躺在树上,直到天慢慢变成青色,夜幕悄悄来临,才各自归家,村子的命运,有谁知。

祝子踩在土路上,望着天边,最亮的那颗星如时挂起,松了口气。沿着满天星花丛,彳亍着。走过的房舍,只有零星几落还亮着灯。直到走到满天星开得最旺的,最密的房子前,才推门而入。

村子这几天频频有人家搬出,房子与祝子这一家临墙而建的椿棠一家,心里觉得有愧于星婆婆与祝子,不声不响,在夜里悄悄的搬走,只留下满院子开得旺盛的满天星。村西走几户,村东走几户,数数点点,村子里只剩三户人家,祝子这一家,诗亦这一家,还有临溪而建屋子的秋牧爷爷一家。

诗亦爹爹据说小时候是个孤儿,由星婆婆抚养长大。星婆婆对他有恩,因此誓不搬出村子。而秋牧爷爷,腿脚不便,没儿没女,老伴年轻时离他先去了,常常感叹自己就是要生在这里,死在这里,哪也不去,遑论卖掉自己的一生的眼泪去换取金钱。

晚饭后的祝子搬着藤椅来到院子中,耳边传来屋后树林中鸽子咕咕的叫声,手拂过满天星。看着远处的房子黑黝黝的门窗,小时候热热闹闹的村子如今荒凉异常,死气沉沉,内心纠结,再抬头望着宝蓝色的天,其间点缀的星星也越来越少,再不见小时候的繁星满天。

怎么又自己一个人在这黯然神伤?星婆婆拄着小拐杖慢慢踱出屋外。

奶奶,你说人们为什么会为了他们所谓的金钱名利而放弃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呢?

个人有个人的选择,我们不是他们,他们不是我们,有时候,人之间,是不能互相理解的。

奶奶,我好怀念我小时候的天空,好怀念那时的满天繁星。你说,以后我们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了。虽是在问,实则内心已有了答案,祝子不禁凄然,酸了鼻头。

奶奶也很怀念年轻时天空,那时,星星比你小时候还要多上几十上百倍,每到夜里,满天的星星在天上熠熠生辉,绚烂夺目,把黑夜照的跟白天一样亮,可那光,是柔和的,清凉的,不似太阳。那时的人们......

祝子听着奶奶的讲述,仿佛回到那个时候,那些奶奶还年轻的日子。那时,不论在世界上的哪个地方,每个人流出的眼泪都是星星。那时,家家户户都养着满天星,那种一年四季都开花的植物。即便在山川,河谷,甚至人们房屋瓦上都可见其身影,人们仍然对其疼爱有加。那时的人们明白,眼泪,是一个人真实感情的流露,是人在极其悲伤或者兴奋的自然产物,代表着人心中最美好的感情。所以,每一个人都很珍惜自己的眼泪,从出生掉下的第一颗,到死前掉下的最后一颗,都小心翼翼的收藏着,等到死后,将其带入土中随自己而去。那时,人们不会为了金钱或者所谓的名利而卖掉自己的眼泪,因此奶奶还是一个拥有一头海藻头发的漂亮年轻小女巫。

时间推着历史的车轮缓缓前进,几百几千年过去了,渐渐的,小女巫发现自己衰老的速度越来越快,心中暗觉不妙。人们似乎发现了自己眼泪的另一种价值,那些晶亮晶亮,闪闪发光的小石子,不仅仅可以作为天上的星星,还能作为交换的商品。人们为了得到更多的眼泪,即使不是在难过或者高兴的时候,也可以轻轻松松的哭出来。

可是,这怎么行呢。每个人的一滴泪就是天上的一颗星啊,人们每掉一滴泪天上就会滑落一颗星,如果地上的人为了利益而如此不珍惜自己的眼泪,天上的星星迟早是要掉光的,或许小女巫本身就是为了人们的眼泪而生,因为,每有一人用自己的泪来换取利益,小女巫就会衰老几分,直到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个人卖掉自己眼泪,小女巫就会彻底变老,身归尘土。为此,小女巫想了很多对策,可是都不奏效。后来,她狠一狠心,下了一个规定,一旦人们主动用自己的眼泪来换取利益,那么,从此以后,他的眼泪将不再变成星星,而永远只能化成世界上最廉价的,地球上最多的东西水。

果然,规定一出,人们看着那些曾经卖掉自己眼泪的人眼泪落下,化成一滴滴的水,个个心头打颤,不敢有那种想法。

可时代在变化,曾经人们珍惜的满天繁星,珍惜的晶晶泪珠,再美也抵不过带着致命诱惑金钱。因此,眼泪可化为星星的人越来越少,慢慢的,只有一个镇的人那么多,渐渐地,只有一个村的人那么多,到如今,只剩下村里的三户人家。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你不走我走。往常安静愉悦的诗亦家传来东西砸地的声音,她妈妈的这句话传来尤其清晰入耳,祝子心中一颤,果然,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正忙着的她忙放下手中还没盛满水的罐子,不顾星婆婆的阻拦跑到诗亦家。此时诗亦正站在门口,欲堵住她妈妈,她爸爸眼看祝子的到来,对着她摇摇头便垂下头走进了屋子。

诗亦妈妈看见了祝子,嗓门越发大了起来,难道为了她们你就可以弃我们娘俩不顾了吗?村子如今这般荒凉,俨然成了一个空村,我们怎么活下去,你有想过诗亦未来吗?好了,我们是老了,前程不重要了,可诗亦呢?她还小,你就想让她永远呆在这里吗?

妈!我哪也不想去,我说过这辈子就只想待在这。诗亦欲抢过她妈妈手中的行李包。

却被她妈妈一手拂过,你给我闭嘴,妈妈说的这些,将来你会懂的。

诗亦只能无奈摆摆手,反正我不走。转身走入屋内。

祝子看着三人之间的争执,最终还是默默地转身走了。

诗亦妈妈没料到祝子会是这般反应,心中的万句怨言顿时堵在胸口说不出。

两天,诗亦依然来找祝子去游荡山中,游荡村道。她说她妈妈拗不过她和她爸爸,可是祝子知道,她们走的那一天依然会来的。

秋意渐渐变浓,屋前的的两颗枣树叶子已纷纷掉落,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杈,直插上青色的天。

诗亦一家提着大包小包来到星婆婆门前,哪怕走也要好好告别,虽然向星婆婆承诺绝不会

卖掉自己的眼泪,但尘世复杂,万事无常,这些事谁又能肯定呢。

诗亦低着头,从一开始就不敢看祝子的眼睛,直到走远才敢回过头来看那个远处小小的黑点,轻轻说着:祝子,对不起,再见了。

谁也不知道星婆婆和祝子后来的命运如何,她们是否也搬出了村子,是否也卖掉自己的眼泪。有人说,星婆婆和祝子一生都没有离开过村子,她们照看着地上的满天星,天上的满天星,直到祝子老了,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眼泪可化为星星的人离开了这世上,星婆婆也身归尘土。

城市中的人抬头看天,黑深深的一片,再无繁星。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查询网(q821.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q821.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75号-3